主页 > 要闻 > 国内 > 内容

新冠病毒为何让人们如此恐慌

2020-02-13 19:13来源:未知关注:作者:丽丽

从现有的数据来看,新冠病毒在致死率和传染性上比不少病毒都要低(图1)。例如,最近的埃博拉病毒疫情在2019年8月导致刚果(金)境内3004例感染和2006例死亡,致死率非常之高;而在美国,疾病控制中心 ( CDC )的最新报告估计,目前的流感季已导致大约2600万人感染流感,大约2万人死亡。诚然,新冠病毒的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还在攀升,但民众对它的恐慌似乎超过其实际的风险。是什么原因导致人们表现的有些“过度恐慌”?

图片1.png

九种病毒近年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

(数据来源于WHO,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中国卫健委等机构)

风险区间

可能的原因之一是新冠病毒是个新的病毒,我们对它的风险估计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截止到2月11日0点,全国确诊的病例数是42708人,疑似的病例数21675人,重症人数7333人,死亡人数1017人。在这四个数字中,如何看待中间的两个会对致死率的估算有极大的影响。最乐观的估算是假设实际感染的人数是确诊加疑似的总人数,且所有重症的人之后都不会死亡,那么新冠病毒的致死率就是 1017/(42708 + 21675)=1.58%。而最悲观但显然不合理的估计是只将确诊的人数为分母,而假设重症的人都会死去,这样算来,致死率就是 (7333 + 1017)/42708 =19.6%。最乐观和最悲观之间相差一个量级,达12倍之多!卫健委现在采用的计算方式是用死亡人数(1017)除以确诊人数(42708),得到的致死率是2.38%,更接近乐观的估计。

宁高勿低

我们在进化过程中为了生存而采取的认知策略也会使我们在面对危险时,表现出过度恐慌。在面临一个新的、不确定的、或可致命的风险时,人们大多的反应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宁可对其高估,而不愿低估。这样的心态其实是理性的,原因可以这样理解:新风险实际上可能是高的,也可能是低的;在不确定其属性前,我们可以估计它是高风险的,也可以估计它是低风险的。估计和实际能对应上诚然是好,但不对应,也就是错误估计的可能性总是存在的。错误有两种:实际风险高但我们低估和实际风险低而我们高估。这两种错误中,第一种(图2中的红色格子)导致的危险要比第二种(橙色格子)的更严重;因此,我们应该两害相权取其轻,宁可高估,不能低估。这种偏保守的决策倾向可以保护大多数人的利益,避免更大规模的伤亡。如果新冠病毒的致死率在1.58%和19.6%之间,不论是心理上还是行动上,我们倾向于对更悲观的结果做准备。

图片2.png

“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心态让我们倾向于高估程度不明的风险

信息易得

恐慌的另外一个可能原因是新冠病毒风险信息的超级“易得性”。与2003年SARS疫情相比,我们如今更容易通过各种渠道得到关于新冠病毒的信息,而这些信息中大部分是描述不好结果、让人更为警觉的信息(例如封城,病床短缺,口罩断货等)。同时,遵循“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和“负面新闻更有买家”的信息传播原则,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信息和评论大多数也是负面的。在真实情况不确定的情况下,人们会通过自己接触的信息样本中正负消息的比例来估计情况的好坏,如果负性信息的比例过高的话,自然对风险的估计也会偏高,导致过度恐慌的心态。

其他原因

除了以上所说的,其他可能导致我们恐慌的原因还包括新冠病毒传播和感染途径的不确定性;真实信息的不完整性和滞后性,这会增大风险评估的不确定性,让我们对最差情况高估;以及我们对病毒反应的“社会习得”,即通过观察他人的反应来决定自己的反应,导致恐慌心态的传染。

对新冠病毒的恐慌是我们对不确定风险的自然反应。而过度恐慌一方面可以带来人们对疫情的重视和关心,加强保护意识,但另一方面可能催生过多的心理压力和负担,降低我们的免疫力,危害健康。在不确定较高的情况下,我们应该从自己做起,做好防护工作,降低自己被感染的可能性。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做的话,风险自然会变小,风暴自然会平息,恐慌的情绪自然会消失。

声明:本文仅为“风险与不确定性管理”实验室栾胜华研究员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实验室和实验室所在机构的观点。李玉刚,王郁珲,吴柏周参与本文的数据采集和整理,图表的制定,文本的排版、整理和校对等工作。

版权声明:除注明外均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