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商业 > 市场 > 内容

牛牛论坛磐石: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告诉我们什么?

2019-03-04 17:46来源:未知关注:作者:丽丽

 目前衡量我国整体宏观经济运行好坏的主要指标主要有三类,分别是经济增长类、货币供给类和通货膨胀类指标。其中,经济增长类指标是过去我国30多年来衡量经济发展的首要指标;其中固定资产投资是指建造和购置固定资产的经济活动,不仅反映固定资产投资规模、速度、比例关系和使用方向,还能有效衡量政府调控、财政刺激效果。2016年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值已经占到全部资产投入的98%,该指标作为经济输入型变量,与我国经济增长情况密切相关。从固定资产投资角度分析中国经济运行是一件必要且有意义的事情。

 金融危机后投资拉动经济最大的贡献在于确保了中国经济运行的高位稳定增长,防止了经济硬着陆风险,有效稳定了国内就业和社会稳定。

 但犹如硬币总有两面性,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模式的运行效率近年来在下降。随着要素禀赋和外部环境的变化,中国经济正处于速度换挡和动力转换时期,财政刺激和货币扩张对经济拉动效果逐渐减弱,GDP增速逐年下行,资本投入却在不断加大。经数据测算,2016年1单位GDP固定资本形成需要1.91单位的固定资本投入,从趋势上看,产出投入比越来越低。

 固定资本投入产出比可作为决策部门分析投资效率的参考指标,国内研究尚未发现产出投入比有明确的参考阈值,但按照美国投资口径去计算,1单位GDP投资总额(包含私人和政府)仅需要0.57单位的固定资产投资额,当然,这与经济体结构不同有关,不是完全具有可比性。但毫无疑问,持续走低的投资效率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和资源,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和资源配置规律。

 牛牛论坛磐石认为,经济运行效率下滑背后可能有两方面原因在驱动。

 从数据来看,我国总体杠杆率从2008年以来由148.3%上升至2016年的256%,这已高于新兴经济体的杠杆率平均水平。从企业部门来看,则从2008年的96.4%上升至2016年的166.2%。参考国外相关口径数据,国外政府部门债务高企而企业部门债务较低,企业部门债务平均水平在100%左右;我国则是政府债务水。

 受制于前期高储蓄率、房价飙涨、消费升级等诸多因素,企业在实体市场上的盈利空间不足,寻求主营业务之外赢利点成为迫切需求,这就引发了资金脱实向虚。传统的投资拉动型经济需要货币政策宽松的配合,产生的流动性由于监管套利和制度套利充斥于金融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不断上涨的资产价格反过来又加剧资金脱实向虚,用于生产经营的资源投入其实在减少。银行同业资金有相当一部分也没有服务于实体经济,转而投入金融市场空转。

 今年2月17日央行发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抑制资产泡沫,防止“脱实向虚”。3月8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全国两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提及此问题,说明企业握有相当规模的现金并没有投入到实际生产当中。

 从短期看,企业部门仅考虑如何获取高额收益,并没有专业评估和掌控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孕育风险的能力,有可能因投资失败引发偿债能力下降、资金流断裂,造成企业出现重大亏损甚至破产。从长期看,企业部门将资源和精力投入到实体主营业务之外,本身对实体经济就是伤害,不利于整个企业和经济的长远发展。

版权声明:除注明外均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